走进腾博会国际娱乐 缔造国际品牌
  产品中心
联系方式  
服务热线:400-00088988
传 真:0371-98388988
邮 箱:w88youde@w88.com
网 址:http://www.w88.com

您的当前位置:腾博会国际娱乐 > 情感天地
洒下大地似银河般美丽,我亦有思念

时间: 2016-05-07  点击次数:126

 

  洒下大地似银河般美丽,我亦有思念   不理会身后的抱怨,

不,小凡,你可能不相信,我看过你发在杂志上的每一篇文章,每一个字,

直到我再次睡着;你醒来,轻轻推了推我,你低着头红着脸说,昨晚不小心就在你怀里睡着了。   

前言:

我其实是一个不会写字的人,只是比较擅长讲故事罢了。把自己历经过的曾经,讲出来。不管是悲伤结局亦或是美好收场,都只是我单纯的以口或笔的名义,缅怀喧嚣的过往。如果你信了便信。如果不信,大可不闻不看不听。自14岁开始写文字时,就不为任何人,只为取悦自己。

很多个无眠的夜里,我都会特别想你,看着窗外昏黄的路灯,听着屋外被风吹起的哗啦啦作响的树叶,坐在电脑前。雪漫,从你离开到现在,我经常会梦到你。晚上不太喧嚣的马路上,你站在对面的路灯下,唤我“小凡”,你唤我一声,我便落一滴泪。一声一声,直到泪水溢满脸颊。七年了,每个梦见你的晚上,醒来我都是泪流满面,然后,坐到电脑前,用我灵活的十指在键盘上舞出我对你的思念。

七年来,我走过很多个城市,渴望找到你,然而,不管我到哪个城市,都没有再见到你。自那次你不告而别后,你就像在这个世上蒸发了一般,再也找不到,而我,这些年一直还思念着你,尽管只记得你模糊的轮廓隐约的印象,可只是这些,就让我痛苦七年,这些年,我独守我们的记忆,哭哭笑笑,再还念。

文/理想

1、

2008年的中秋,月亮正圆,我穿着黑色的风衣,懒散的在校园里散步,天上的月亮皎洁,洒下大地似银河般美丽。

转角处我正欲坐下赏月,便听到身后有人说;姐姐,叫前面这小子帮咱们去买烟吧?

我回过头,就看到了你穿着大红色的长款风衣站在皎洁的月光下,你的旁边,站着叫我“小子”的女孩,她穿着浅蓝色的外套,微笑在干涩的微风里荡漾开来。你看到我回头,对旁边的女孩皱了皱眉,说,雪菲,不许胡说,快跟人家道歉。

为什么,他本来就是男孩嘛,叫他小子又不是骂他。那个叫“雪菲”的女孩不情愿地嘟哝,却还是往前走到身边跟我说声对不起。

我绕开雪菲走到你身边微笑着,对你说没事。

后面叫“雪菲”的女孩又大声夸张地说,喂,你有没有礼貌,是我跟你说对不起的,你应该跟我说没关系埃

我瞥了他一眼,转过身继续朝前走。不理会身后的抱怨。

初相识,你的眉目俊秀,我对你一见钟情,可是天生的内向卑微,让我不敢奢求什么。

2、

第二次见你是十一长假过后,同学们都到了学校,我从寝室走出来,看见你站在前面的香樟  树下,白色的长款毛衣配黑色的外套,及腰的长发软软的披在肩上。

你旁边还站一个男孩,比你稍微高一点,穿黑色的衬衫,头发碎碎附在额前,开心的手舞足蹈的跟你说着什么。

你也看着他,笑容仿佛被风吹起的花儿。看着男孩拉起你的手,从我面前走过。

那一刻,双腿似不是我自己的,不听使唤的慢慢地跟随你们后面,亦步亦趋。

快走到校门口时,忽听到身后谐谑的声音,Hi,小子,你还记得我吗?

我抬起头,就看到站在面前的女孩,是初次遇到你时和你一起的那个叫雪菲的女孩,你和旁边的男孩回过头来看我们。那天,如初见般,我还是穿着黑色,只是风衣换成了外套。

你回头冲我笑,说,好巧,转头轻斥雪菲,别胡说

雪漫,这是谁啊?旁边的男孩问道

你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,看着我迟疑一下。我会意,便潇洒地介绍自己,我叫宋小凡,高二3班的。

那个男孩咯咯的笑了起来说,我叫苏庆生,高三的,我是你学长!

哈哈……小宋子,我是你学姐,雪漫也跟着笑的一脸得意。

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,随后也笑了

那天之后,我知道你叫饶雪漫。在高级中学旁边的大学读大一。那个叫雪菲的女孩是你妹妹。而苏庆生,是与你们青梅竹马长大的男孩。

在学校,我性格孤僻,一向独来独往,但那天你们邀请我去吃饭,看着你们热热闹闹的脸,我想不出理由拒绝,于是,一下子我就认识了你们三个。

从前的我,从不打听学校里的事,后来才知道,你们三个都是这个学校里的风云人物。

班里及宿舍里的同学都拉着问我,小凡,你是怎么认识饶雪漫她们的?

自那以后,你们经常带上我出去玩,你和雪菲还有苏庆生我们一起去公园里玩。你是个安静的人,苏庆生也只是微笑,有那么一刻,我觉得你们那么相似。你拉着苏庆生的手,远远望去,犹如一道美丽的风景。而我和雪菲,如前世就结怨一般,一见面就吵吵闹闹。

看见我们吵架,你会回头轻斥雪漫,有点女孩自的样子。

每次听到你这样说,我的心里都泛起一阵暖,走在后面得意的用头撞一下雪漫的后背。

她每次都跑到前面假装委屈的样子说,姐,你看,是他先惹我的。

直到多年以后,我仍能  想起你淡淡微笑的脸,和平静的眼神,每每想起,心底就会泛起一阵生疼。因为即使到最后我们都熟的滚瓜烂熟的时候,你还是不爱说话,不像雪菲,天天都是一副阳光灿烂的模样,我总觉得,你的眼底,盛满了哀伤。

3、

纵然你一直都对我很好,但我看来,也许你只是同情我吧。

是的,我是个有缺陷的人,因为我小时候淘气,从墙上摔下来,两只耳朵当场流血,后来确定失聪,再后来坚持治疗,虽有好点,但听声音还是不太清,所以我每时每刻都仔细聆听周旁的声音,即使这样,偶尔还是听不到有人叫我。

每次你跟我说话都会提高声音,偶尔还会问我能不能听到,我每次都点头说能听到,我不想让你同情我,我希望你用看正常人眼光看我,就像看苏庆生一样,我真的很羡慕他,有正常的听觉,还有你对他的爱。

没事的时候雪漫雪菲我们经常打牌,苏庆生是学霸,对于我们打牌他劝之又劝,但我们都不听,他只好叹气做罢,自己去看书。打牌每盘输的人要往脸上贴纸条,每次都是我贴的最多,因为,我不忍心往你脸上贴那细细的纸条。

雪菲还时不时的喊苏庆生来陪你打牌,她还说,小宋子,你要是不跟我吵架,我可能会像我姐喜欢庆生一样喜欢你。她话音刚落我又狠狠的瞪了她一眼。

我真的很不喜欢很不喜欢听见有人说你喜欢苏庆生,更不喜欢你拉着他的手,可是我没有资格告诉你,第一次看见你,我就喜欢你埃因为,我是个不完整的人。

我只能守着心里的小秘密卑微的喜欢着你,就像向日葵仰望太阳,像众臣朝拜君王。

我想,我真正是个坏男孩吧!

那一晚,苏庆生出来学校买东西,我偷偷找几个社会朋友想把他打一顿,找好人后,我就回宿舍,漫长的一夜,我全无睡意。

第二天一早雪漫给我打电话一起去郊外玩儿,雪菲庆生都在楼下等着呢。

我洗了把脸恹恹的下楼,我看见你们站在树下,苏庆生完好无损的就站在你旁边,我很惊讶,也很恼怒,雪菲拿着纸飞机作势起飞的姿态。

雪菲看见我下来,喊着快点啊小宋子,每次都是我们等你。

那一刻雪菲不知道我心里有多厌倦,而那句“每次都是我们等你”讽刺般深深的刺入我耳膜,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,大声吼道;谁要你们等我了。

说完转身就走,不理会后面的喊声。

在我大  好年华里,我想把我最好的展现给其它人,雪菲又怎么知道那颗叫做卑微的种子在我心中生根发芽,然后开出无精打采的花,让我对想爱的人不敢爱。

4、

自那天我转身走后,电话关机,不去上课,你们就天天在楼下等我。

傍晚,我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逛,都说何以解忧唯有杜康,索性,买一瓶白酒用来解忧。

直到夜色将这个正个城市弥漫,我才晃晃悠悠的回学校。

到校门口我看见你们都在哪等着我,雪菲最先跑过来扶着我说,小宋子,对不起那天我不是那个意思,你别生气了好吗?我瞥了她一眼冷冷的说,滚!

雪菲正要开口,雪漫摆手说,你们先回去吧,我在这照顾他。

她一脸委屈的说,小宋子你真的误会我。

我不看她一眼,直到她的身影和夜色融合在一起。

我跌跌撞撞的想上楼,你拉着我问想去哪?

我想去楼顶坐坐。

好,我陪你。

初秋的夜里还有些许微凉,我们席地而坐,这是第一次我和你距离那么近。

苏庆生是我找人打的。

为什么?你问

因为……因为不喜欢……我支支吾吾说出这几个字,瞬间感觉委屈铺天盖地的向我袭来。

你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凡,你不用不喜欢他,你也是一个特别的男孩,丝毫不逊于他。

我的特别是因为我双耳吧,连别人就站在我后面骂我,我都听不到,很可笑是吧。

不,小凡,你可能不相信,我看过你发在杂志上的每一篇文章,每一个字。

我抬起深埋的头,惊讶的看着你,我给杂志写字我没告诉过任何人,甚至连我父母都不知道。

你低头微笑,呈现出我从来没见过的小女人姿态,接着说,刚开始的时候,我以为可能是同名,但后来看到那些文字后我确定就是你,那些悲伤的文字,只有你才能写的出来,小凡,你自己都不知道你有多优秀。

震惊过后,我摇头道,不,雪漫,你不知道,当你爱上一个优秀的人后,你会感觉自己卑微到尘埃里。

是啊,我也有同感,喜欢一个优秀的人,是一件很折磨人的事,你坐在我身边感慨!

也就是那天晚上,你把苏庆生的身世告诉了我。

你跟苏庆生是邻居,在苏庆生很小的时候她父母就  离异了,法院把他判给他那个赌鬼加酒鬼的爸爸,每次他爸爸赌钱输了,就喝酒。醉熏熏的回来,一肚子气没出撒就打他,他不敢反抗,就躲在角落里哭,因为赌钱,欠了很多钱,有时候家里连饭都吃不上。在学校,同学们也欺负他,说他是没娘的小孩。他没朋友,天天埋头学习读书,因此,从小成绩都很优异。

你说,做了几十年的邻居,从小你跟雪菲就把他当弟弟宠着,因为心疼,所以格外照顾。

我说,雪漫,你其实一点也不折磨,我能看得出来,苏庆生也是喜欢你的。

你微笑一下低下了头,没再说什么。

那个夜,我知道我们说了多久,说了多少,我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清晨。

清晨的天空一篇灰蒙蒙,一阵凉意直逼过来,怀里动了一下。我才意识到,昨晚我们聊着聊着你就把头埋在我怀里睡着了。看着怀里的你,我多想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,我多希望这一刻能天长地久。我轻抚你的长发,闭上眼睛享受属于我们的时光。

直到我再次睡着;你醒来,轻轻推了推我,你低着头红着脸说,昨晚不小心就在你怀里睡着了。

我微笑再次把你揽入怀里,你轻轻说,咱们下去吧。

好,我轻声道。

你说,别生雪菲的气了,她不是故意的。我说好。

我们下楼,到楼下的时候,你对我招手说,小凡,愿你幸福,我说,但愿如你所说。

我转身的时候,眼泪突然滑落下来,那么,雪漫,我也祝你和苏庆生幸福。

5、

之后的几天雪漫没有在来找我,雪菲每天都来我的寝室楼下等我,然后跟着我去食堂去教室,喋喋不休的跟我道歉。其实,我早就原谅她了,只是,我不想去说。

那天中午雪菲追着我从食堂一直到寝室门口,门卫拦住她。我甩开雪菲的手对门卫说:我不认识她。然后大摇大摆的进门,头都不回。雪菲愣住,一咬牙,冲进了男生宿舍。周围很多人驻足观望,她只是紧紧咬着唇一言不发,片刻后。雪菲像发疯一样对着我的宿舍喊。小宋子,为什么,小宋子,我爱你。

雪菲叫出来后有无数的人都在笑她,我听到后心底像是被什么东西猛击一下,楼上的尖叫声和口哨声混在一起,雪菲不停的喊,那些人不停的笑。不知过了多久,周围的喧闹都静止了,周围的人开始议论,楼下的雪菲是多么优秀的女孩,她喜欢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男孩?“她喜欢的就是那个小聋  子”不知是谁喊出这句话,本来已经原谅雪菲的我,听到这句话后,又特别讨厌她,我觉得她是故意让我出丑的,以后不管我走的哪里,都会有人在背后对我指指点点的。

楼上又开始一阵喧嚣。所有人都用同情和可怜的眼神看着她。爱情真是个不讲道理的家伙,一个那么美好的女孩,竟然喜欢一个聋子,最可恨的是还被拒绝了!雪菲的喉咙嘶哑,泪流满面,对着楼上所有人喊道,他是跟我过一辈子,我就爱他,管你们什么事。瞬时,楼上的喧嚣都静止了。雪菲已经筋疲力尽,可是还是重复的那句话。小宋子,我爱你。我始终没有出来,自卑的我不敢去看百双异样的眼神。

这次过后我一下子成了学校里的名人,但我真实的感受到小丑踩在刀上的感觉,一步一流血,一步一痛苦,痛苦的越狰狞,观众笑的越大声。

短短几天内,我站在精神崩溃的边缘,我打电话跟父母说要退学,我用最原始的通讯方式给他们写信诉说我的痛苦,我死活不去上课。在这个世上,唯有父母怜惜你。

我回家了,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除了吃饭就是写东西,我越忙碌,心里就越好受点。父母看我这样亦是摇头叹息。

半个月过后,爸爸看我还是无精打采,便商量着一家人出去散散心。我想我也该出去走走,晾晾我这潮湿的心。

一切准备好,父母大包小包的放上车我们出发去云南。

到漂亮的云南后,我下车抬头望向天空,蔚蓝的天空上飘荡着朵朵白云,尽管很美,但我不喜欢这里,因为,没有你!没有你的陪伴,云彩下的我显的格外落寞。

我们在各旅游区游玩、拍照,然后吃美食。不管到那里,我都是一种心情,没有你,我高兴不起来。

也就在这个时候,爸爸得知大理有一家医院请来国外权威专家可以治疗耳聋。

之后,父母便终止旅游,马不停蹄地带我来到大理,我没来得及告诉你这个好消息。

全面检查完后,医生说我之前一直坚持治疗,所以还有机会康复。父母听到这个消息后高兴的像是自己的百年老病能治好一样。

其实,我也很高兴,我可以像个正常人一样站在你面前,和你不再有距离。

手术很顺利,医生说在医院观察修养一段时间就能完全康复。

修养的这段时间我特别想你,每天我在纸上写你的名字、我的名字,我很想见到你,告诉你这个好消息。

恢复的也很好,出院的  那天,我感觉能听得清这个世界的声音是那么的美好,我从来没听过这么美妙的声音。

雪漫,等着我,我不再是有缺陷的人了,我们很快就能见面了!

未完待续……

  

快走到校门口时,忽听到身后谐谑的声音,Hi,小子,你还记得我吗?

我抬起头,就看到站在面前的女孩,是初次遇到你时和你一起的那个叫雪菲的女孩,你和旁边的男孩回过头来看我们,

从前的我,从不打听学校里的事,后来才知道,你们三个都是这个学校里的风云人物,

你说,做了几十年的邻居,从小你跟雪菲就把他当弟弟宠着,因为心疼,所以格外照顾,

这次过后我一下子成了学校里的名人,但我真实的感受到小丑踩在刀上的感觉,一步一流血,一步一痛苦,痛苦的越狰狞,观众笑的越大声。

 
   


Copyright R 2011-2016 腾博会国际娱乐 版权所有 www.kekkonshokai.net
Baidu